看书网 > 大明风云录之群妖盛宴 > 第四十一章
    京城正瓢泼大雨之时,南直隶的洪泽湖畔,却是万里无云,阳光普照。此刻正午刚过,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戴着竹斗笠的梁德,还是热得大汗淋漓。他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看着眼前的洪泽湖,真是烟波浩渺,水道纵横,想在这样宽广的河道港岔之内找一个人,真不知道需要多久!不过皇命急迫,自己也不敢迁延,就依当时的安排,一队人分作三队,各奔东西。

    高总旗带着七名锦衣卫校尉,骑马一路向西,来在了一处乡镇之中。一行人赶了一下午的路,人困马乏,周遭也没有官营的驿站,就只得在镇店之中找了一处普通的客栈休息。高总旗行至客店门口,翻身下马,随行之人也都纷纷下马。高总旗把自己的马缰绳往身边人的手里一扔,只身进了客栈之中。柜台之后的店伙计见来了位客人,气宇轩昂的派头,猜测可能此人来头不小,就赶紧出来迎接:“这位客官,您这是要住店啊?此行一共是几位?”

    高总旗也不回答他的话,在客店里环视了一圈,看着此处陈设虽然简陋,但还算干净,就问那店伙计:“你们店里现在有多少间客房?住了多少客人?”

    店伙计恭恭敬敬地回答:“小人店里单独的客房只有五间,还有一个能睡十多人的大通铺。现在已经有单间的客房已经住满了,空着的只有大通铺。”

    高总旗从怀里掏出几颗碎银,对店伙计说:“这里是五两银子,你去把那五间客房给我腾出来,让那几个人都睡到通铺去。”

    店伙计看着高总旗手里的银子犯了难,支支吾吾地说:“这、这怎么能行,我就是把银子都赔给人家,人家也未必愿意腾房啊!”

    高总旗一看店伙计不愿意去,就把锦衣卫的腰牌从腰间掏出,在那人面前晃了一晃。那店伙计看来人还是官府中人,更是害怕,不过还是没有去请客人腾房的意思,店伙计踟蹰着说:“这位官爷,小的不识字,你这官家的腰牌上写的是什么字啊?”

    高总旗被这店伙计气乐了,嘴角鄙夷的一撇,指着腰牌最上面的几个字说:“睁大你的狗眼,老子念给你听,锦衣卫镇抚……”

    还没等高总旗念完,那店伙计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头磕得咚咚直响,一边磕头一边结结巴巴地说:“小的眼瞎,小的眼瞎,请宫里来的官爷不要跟小的一般见识,饶小人一条狗命!”

    高总旗一把薅住店伙计的后衣襟,把他拉了起来,压低了声音说:“此事不许声张,要是走漏了半点风声,要了你全家狗命!”

    那店伙计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拼命地摇头,感觉不对,又拼命地点头。高总旗放开了那人,仍旧把手里的几块碎银伸在店伙计面前,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快去,把那五间单间赶紧腾出来!”

    店伙计也不敢不收那银子,然后踉踉跄跄地就走向了院内的客房。高总旗踱着步走出了客店,对店外候着的七个人说:“把马牵进来吧,今夜咱们就在这店中凑合一晚,问清了路径,明日一早启程。”说罢就带头走进了客店之中。

    众人着实的等了好一会,那店伙计才回来,毕恭毕敬的说:“这位锦、锦、啊,这位北边来的官爷,房间都给您腾出来了,您要不进去看看可还满意?”

    高总旗摆了摆手说:“不必,我们一共有八匹马,用你店里最好的草料喂饱,再给马饮饱水就行了。伙计,你们这店中可有饭食?”

    店伙计摇了摇头说:“官爷,我们店小人少,没法给住店客官提供饭食。要是您想吃晚饭,就从我这门出去,沿着这条路一直往西,走一会就能到镇中心,那里有好几家大饭馆,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您可以去那里用饭。”

    高总旗看了看店伙计指的那个方向,哦了一声:“哦,那也好。你先去给我开一间房,我们把随身之物先放进去,一会你把这五间房的钥匙都给我,你手里别留备用的。”

    店伙计赶紧从柜台里取下钥匙,把一串钥匙都给了高总旗,自己单独拿了一把,对着眼前这伙人说:“官爷,您哪位跟小的去一趟,小的先去把门给您打开。”高总旗指了身边的一个校尉:“你去把咱们的随身之物先放过去,查看好门窗,锁好房门之后,把钥匙拿来给我。”那人抱拳得令,众人把随身之物全都交给了他,让他放进客房之中。

    高总旗等那人放好东西,拿着钥匙出来,把这把钥匙也收入自己怀中。出门之前,再次叮嘱店伙计:“这五间客房不可再安排外人,伺候好我们的马匹。我们的身份,绝不可对他人讲起,要是你不小心泄露了,小心你的项上人头不保!”

    店伙点头哈腰,满脸都是恭敬地说:“小的知道了,小的知道了!”高总旗说完,脚步已经踏出了门去,但又停住了,把脚收了回来,又回头问了一句:“伙计,这镇子叫什么名字?”

    店伙计赶紧回话:“回官爷,我们这里叫乌头镇,是洪泽湖东西往来,水路旱路必经的地方。”

    高总旗重复了一遍:“乌头镇,无头镇,可真是个不吉利的名字。”说罢就头也不回地出门去。店伙计跟在后面,毕恭毕敬地把这几位大爷送出了店去。

    几个人出了客栈,就照刚才店伙计的指引,向镇中心方向走去。就在这一行八人渐行渐远,隐没在了黑暗之中的时候,一个黑影悄悄地走进了客店之中。店伙计看又来了位客人,就赶紧迎了出来。伙计抬头打量了一下来人,此人身量不高,这时候天已经黑了,也没有下雨下雪,此人竟然还穿着个斗篷,戴着一顶斗笠,这装扮煞是奇怪,店伙计琢磨着,今天遇见的怎么都是这样不太正常的客人,真是怪了。店伙计迎到了门前,满脸堆笑地说;”这位客官,您这是要住店啊?”

    来人嗓音低沉的问:“你这店中可有单间客房?”

    店伙计陪着笑说:“哎哟,可真是不巧,刚才来了几位住店的客爷,把小店里的单间都给包下了,现在只剩下了一间大通铺,要不然客官您凑合凑合?通铺环境也干净,住店钱小的给您算便宜些,就十文钱。被褥都是新拆洗的,热水您管够用,包您满意!”

    来人也不接伙计的话,直接就问他:“那几位客人都是什么来头,你能不能和他们商量商量,给我腾出一间,我多赔给他们些钱就是了。”

    店伙计赶紧说:“客官,那您可就是为难小的了,这几位客爷可是不缺钱的主,而且他们把这几间客店的钥匙都拿走了,小的可没法替您求这个情。”

    来人声音依旧低沉地问:“那几个客人都是什么来头?怎么如此强横?都是出门在外,通融一下怎就不可?住店的钱我双倍赔给他就是了。”

    店伙计着实无奈:“这位客人,您就别难为小的了,这几位爷小的可是不敢惹,要不您就凑合着住一晚通铺?店钱我再便宜点算您,就八文钱如何?这要是别的客官,小的那可都是要收十五文的!”

    虽然伙计看不清来人的脸,但还是十分为难又十分诚恳的模样望着来人。那人考虑了一下,就点头同意了,从怀中摸出了八文铜钱,放在了柜台之上,对店伙计说:“那行吧,也只能如此了,今晚我就住通铺吧,你这就引我前去好了。”店伙计收了钱,欢天喜地的把来人引进了客店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