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一百〇四章 忧太,到你出手了(求订阅)
    伏黑甚尔死了。

    连灵魂都能一并覆盖的“天与的肉体”。

    暴走的术式也奈何不了他。

    为被咒力禁锢的人类别开生面的存在。

    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第二次生命”。

    这个自认为烂到骨子里的男人,其实一直保持着他的骄傲与固执。

    虚假的生命不要也罢,活着的尊严可以不在乎,但死一定要死得有尊严。

    所以,伏黑甚尔在面对完全体的五条悟的时候没有选择逃避,也没有在妻子死亡后选择自杀,永远地和挚爱在一起。

    这其中的纠结,这些深刻的情感,如果没有这次的“再会”,伏黑惠永远都无法理解。

    “惠……”五条悟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惠……”津美纪也走了过来。

    不需要他们劝慰,伏黑惠自己便放下双手,调整好情绪。

    “不用担心,我没事,这其实是最好的结局,对他,对我。”

    今日之前,他就算不说,不承认,依旧对父亲心怀怨气,但从这一刻开始,他已经彻底走了出来,再无芥蒂,可以更好地迎接未来。

    “姐姐,之后一起去漂亮国找阿姨吧。”

    津美纪嗯了一声。

    以前,她和伏黑惠一样,对于亲生父母的死活并不在意。

    但见过惠和甚尔的重逢之后,她觉得这样也挺好。

    未必抱有多大的希望,但……不管结局如何,有个了结也挺好。

    这是对自己的交待。

    见姐姐答应,伏黑惠又转向明理:“学长最近一直在国外奔走,漂亮国那边……”

    “我的主要方向是在种花家和欧洲,漂亮国那边不是很熟,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帮你联系九十九大姐,她认识的人多,肯定可以帮上忙。”

    明理踏上国际舞台靠的就是九十九由基的引路,而在真希完成“天与暴君”化以及“降灵术”可以卡BUG的现在,九十九由基不管身在何方都会立刻赶回东京。

    “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把这局棋收官才行……忧太,到你出场了。”

    “是。”

    乙骨忧太果然出现,身后还跟着两所高专的其他人。

    虽然被明理半道截了胡,带去治疗与幸吉,但乙骨忧太并没有忘了自己奶妈的定位,出来之后就开始快速跑图,仗着“反转术式”和世界第一的庞大咒力一个个治疗过去,并顺势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凸出一个稳字。

    “老师,与幸吉,有额外发现吗?”

    “没有。”五条悟摇头。

    “我也没有,刚才的冲击让机体的侦测受到一定的影响,不过——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个‘笨方法’有了一些反应。”

    说到这里,与幸吉打开机械丸的舱门,和幸福蛋一起从驾驶舱里走了出来。

    傀儡师的手指凌空一动,一面装载有类似雷达显示器的飞行傀儡从舱内飞出,悬浮在明理面前。

    显示器上有着让密集恐惧症头皮发麻的光点,唯一的例外是中下部的某个位置,其中明显少了几颗。

    这些光点代表着与幸吉制造的特殊信号发生器,专门布置在可疑的区域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出一次特殊频段的咒力波。

    一旦附近出现结界,咒力波的传导就会遭到干扰,影响接收——天元的大结界不在其列,与幸吉有专门做过调整。

    虽然可能出现误报,但其他发生器一切正常,就一块区域出了问题,是羂索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我看看。”五条悟凑了过来,“离得不算近啊,是为了防备我们的突袭?”

    “可能性超过百分之九十。”与幸吉分析道,“那边的地形我有事先侦查过,非常复杂,进可攻,退可守。只要五条先生和明同学无法第一时间锁定目标,他就能及时撤离。”

    “不奇怪,没有当乌龟的本事,不可能活这么长时间。阿理布了好几个局,他一个都没中。”

    单五条悟知道的就有顺平局,夏油杰残党局,统合局钓鱼局,与幸吉自己也是一个局,其中的弯弯绕五条悟都觉得头疼,不止一次说幸好有明理,换成是自己,说不定真就栽了。

    当然,他们说得轻描淡写,其他人可不能当轻描淡写来听。

    你们都在说什么啊,我们怎么听不懂?

    虽然听不懂,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等一等,这局那局的……我们的交流会不会也是一个局吧。

    “五条!!!”于是,歌姬炸了,抓着五条悟的衣领左右摇晃,“说,你们是不是在算计我们!!!”

    以她为首,京都校的学生们也炸了。

    东堂葵哼声。

    加茂宪纪睁眼:“机械丸——!”

    西宫桃险峻:“你是不是该对我们说点什么?”

    禅院真依也想说话,但有明理搅合在里面也就没好多说。

    即便如此,已经让机械丸压力山大。

    这波同学前装逼,人前显圣的结果好像有点不大对。

    我……该不会是被明理忽悠了吧。

    还好,还好,京都高专最后的良心,与幸吉最在意的三轮霞出来打圆场:

    “大,大家,机械丸可是救了我们,而,而且,他之前一直在生病,现,现在的话……”

    那担忧的表情,纯洁的目光。

    霞,你真是我的天使啊。

    有你一句,胜过其他人千句万句。

    “嗯,没事了。”与幸吉有些羞涩,又有些安心地笑了,“刚被乙骨同学治好,以后终于可以和大家一起上学,真正的和大家一起生活了。”

    “是这样啊,太好了。”

    三轮霞长长地舒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与幸吉具体的情况,但三轮霞很早就想去探望真正的他,与幸吉康复归来,她比谁都高兴。

    “嗯,比,比起机器人,果然还是真人更好,也……更好看一些,哎呀,我在说什么啊,真是的。”

    我好像听到有人夸我帅?

    人生三大错觉。

    不对,不是错觉,真有人夸我帅啊,还是我的心上人。

    突然有点HIGH到不行的感觉。

    这个时候,被五条悟弄到上头的庵歌姬也摇够了:“与幸吉,你真的没事了?”

    整个京都高专就她和校长乐严寺嘉伸知道与幸吉的真实状况,那可是惨不忍睹,且被判定绝对不可能恢复健康的状况。

    “是,歌姬老师,一直以来,受您照顾了。”与幸吉真心实意地鞠了一躬。

    这么一说,歌姬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我其实也没怎么照顾你……不过,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就像这样——忧太!”

    五条悟反手按住歌姬的肩膀,对着歌姬脸上的伤疤一努嘴。

    “失礼了,歌姬老师。”

    乙骨忧太会意,立刻伸出右手,切换到“无为转变”模式,在女教师的脸上轻轻一抹。

    然后,京都校的学生不说话了。

    再然后,歌姬也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