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言为一生 > 帮他扣扣子
    “谢谢”,宁馨想到了自己上次还偷拍他对顾言表白的视频来着,内心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出于礼貌的接过了他手中的杯子。

    可是陆与恒并没有要走的样子,他反而坐到了她旁边,宁馨本能的往边上靠了靠。“小陆总还有什么事吗?”宁馨微笑的看向他。

    之前因为萧逸的关系,宁馨其实早就知道陆与恒的身份了,陆氏地产未来的接班人。

    陆与恒双手环胸,看起来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可是现在的他莫名给人安全感。

    “宁姐姐刚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样子真的是很吸引人”,陆与恒说着便对上了宁馨刚抬起来的眼眸,这小伙子怎么感觉突然长大了的样子。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宁馨说罢便又低下了头,紧紧捏着手里的玻璃杯,她刚才喝了好几口,杯子里的温水也是所剩无几了,她的食指指腹一直在摩挲着杯璧。

    “按道理说,你刚才不应该为顾言出头,毕竟你们是情敌”。

    宁馨笑了,但她笑的很有深意,本来她不想跟面前的陆与恒有过多交流,因为二人也不是很熟,但是看在这一杯温水的份上,就勉强陪他聊聊吧。

    “我也不算是为她出头,我只不过是正义感爆棚看不得别人欺负新人罢了,更何况,我就当是为了延笙。”

    “嗯”,陆与恒在听到宁馨的回答后,他的语气拉的很长,他把自己的双手垫在了后脑勺上,看上去还是放荡不羁的样子。

    他的语气也突然开始变得深沉起来,“得不到的就不要挣扎了,别人不喜欢你,再努力也没有用,这世界啊,好像什么都可以勉强,唯有感情”。

    宁馨笑了,只不过这次是放松的笑“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啊。”

    “我都21岁了,你们怎么都还认为我是小孩子”,陆与恒不服气的说道。

    “呵呵,你长的就很幼稚”,也不知宁馨是不是借着醉意说出的这句话。“你以为你跟我讲几句大道理,你就成熟了?怎么,你这是打算放弃顾言了?”她打趣道。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陆与恒故做惋惜的语气。“这世界上那么多好女孩,我就当放弃她了。”

    “而且,我觉得宁姐姐其实也挺不错的”,陆与恒说着还特意向宁馨身边靠了靠。宁馨当然是直接一把推开他了,她“呵呵呵呵”的冷笑了几下“你别跟姐姐我在这装成熟,你的级别还不够呢。”

    宁馨多多少少有些醉了,她的眼睛都微微合上了,陆与恒自然能看出来她的心事,她在强颜欢笑,这就是爱而不得的人吗。

    宁馨已经微微闭上了双眼,似睡非睡。陆与恒摇了摇她,可她并没有回应他,“看来是真的累了。”

    陆与恒向萧逸打听到了宁馨家的住址,然后就在萧逸的满脸惊讶下,抱着宁馨走出了罗家。

    这小子怎么回事,他怎么就对姐姐们这么感兴趣。

    陆与恒今天来的时候把车停的有点远,所以他只能抱着宁馨走一段路。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林延笙更爱顾言”,宁馨似乎已经醒了,她当然知道自己现在是被人抱着,不过她也不想反抗去,自己也累了,而且这个人也不会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

    “所以这就是我放弃她的原因,因为有更爱她的人。”

    “可我还是很难过”,陆与恒低头看着怀里的宁馨,这个女人,此时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职业女强人形象,看上去也很需要保护。

    “可是,在他喜欢别人的期间,我也一直在喜欢他啊”,宁馨扒拉着陆与恒的衣领,像是要从他怀里得到答案。

    “没有结果的喜欢,就点到为止吧,既耽误自己,也妨碍别人”。

    “呵呵呵呵,你说的有道理,所以我,宁馨,不会继续喜欢林延笙了,”宁馨说着还不忘做出一个发誓的样子。

    好,希望你明天清醒了以后,也能急得你今天说过的话。

    林延笙刚停稳车子走下来以后,就看到顾言站在一边满脸期待的向他伸出双手,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林延笙笑的很温柔,他转过身背对着她,“好了,答应你的事情怎么会忘记呢,快上来吧。”

    顾言笑嘻嘻的便爬到了他的背上,“还好我轻”,她轻轻趴在他的肩头,靠在他耳边说道。

    “这倒也是,我们家言言啊,太瘦了”,他的语气里满是宠溺。

    “对了,我知道你穿不惯高跟鞋,穿久了就脚痛,以后还是少穿一点吧。”

    “哎呀,谁让你长那么高的,人家穿高跟鞋还不就是想离你更近一点”,顾言也开撩了。

    林延笙闷笑不语,他微微回头“没有关系,不用你踮脚,我可以弯腰”,果然还是他更会啊。

    “叮”,电梯下来了,顾言也从林延笙背上下来了,她微微有点站不稳,林延笙一手扶着她,他看向她裙摆下的高跟鞋“以后如果要穿高跟鞋,就随身携带一双平底鞋,等到不舒服的时候就直接换下来。”

    “知道了,怎么婆婆妈妈的”,顾言虽然嘴上抱怨,脸上却洋溢着幸福。

    “顾小姐这是嫌弃我了,不过也没关系,你现在也跑不掉了”。

    顾言洗完澡后,直直的仰在新买的沙发上,林延笙才刚刚帮她吹完头发。

    “怎么了,有心事啊”,林延笙也洗漱好走了出来。

    “有一件事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你说宁馨,她今天在罗家为什么要帮我呢”,顾言说着就移到了林延笙的怀里。

    林延笙看着她,也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宁馨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哦,你这是在夸她”,顾言的语气里开始有醋意了。林延笙当然察觉到了,他轻轻捏了下她的下巴,“我都说了,她一直都是我的朋友,就只是朋友而已。”

    “我对你放心极了”,顾言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小情绪。

    林延笙的世界里只有顾言,即使素未谋面,全世界也都知道,因为他的偏爱,太明目张胆了。

    “你怎么有点烫啊”,顾言感觉到了林延笙身体的变化,她赶紧从他怀里弹了出来。

    “因为你一直抱着我”,林延笙的声音也有点暗哑。

    “哦,那我回房休息了,你也早点睡,晚安”,顾言察觉到了他话里的深意,一气呵成赶紧开溜。

    周天的早晨,顾言可算是一觉睡到自然醒了。她打着呵欠走出卧室,就看到了桌上的早餐,“延笙,”她轻声呼唤,可是并没有得到回应,他不在吗。

    顾言正纳闷呢,门就响了。顾言转身看到了一身运动装扮的林延笙。

    “起来了,早饭可能凉了,热一热再吃。”

    “你这一大清早的干嘛去了”,顾言并没有接他的话。

    “哦,我看今天天气不错,就出去跑步了。”

    “跑步”,顾言震惊,这就是她最怕的运动项目,中学时体测要跑800米,她每次都得提前半月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

    林延笙当然也知道,他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像嘲笑一般,“这是你最恐惧的运动项目,”说着他便走进浴室去洗澡了。

    顾言不服气到双手叉腰,“谁说跑步是我最害怕的运动项目了,我那是,根本就不喜欢运动好嘛”,这话倒也没错,她的确是不爱运动。

    以前每次体育课,做完集体操以后,男生们总是一哄而散的奔向各个球场,在运动场上肆意的挥洒着汗水。而女生们呢,总是三五成群的满操场寻找着有阴凉地的栖息之所,然后就是坐在一起聊八卦谈未来。

    顾言吃完早餐以后,就走进厨房去收拾餐具了。

    她看到了刚洗过澡准备换衣服的林延笙,他的头发还没有完全干,看起来有些性感是怎么回事。重点是,他的上半身刚好是裸着的,顾言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睛却呆呆的盯着林延笙,他有腹肌她居然今天才知道,果然,他也是好身材啊。

    林延笙抬头刚好对上了顾言的眼睛,他似乎已经察觉到她盯着自己看了半天了,他手上的动作停止了。他拿着手里的衬衫向顾言走了过来。

    顾言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完了,偷看被发现了。刚想转身开溜,她的手就被别人握住了。

    “怎么,刚才不是看的很认真吗,现在怎么就不敢看了”,林延笙一脸好笑的看着因为偷看被抓包而不敢抬头的顾言。

    “我哪有,我那是不小心看到的”,当然要狡辩了,顾言还大义凛然的把头抬了起来。

    “帮我把衬衫扣上”,林延笙说着,就把她的手轻轻按在了自己衣服的纽扣上,顾言的手不小心蹭到了他的皮肤上,她的脸更红了。

    但是林延笙抓着她的手,丝毫没有要放开的意思。“你刚才看都看了,还在意这个?”

    顾言想瞪他,奈何自己理亏在先。

    不就是扣个扣子吗,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是赶紧帮他把这诱人的身躯遮住吧,顾言想罢,便开始了手里的动作,一粒一粒,她很仔细也很小心,生怕自己的双手再碰到哪里不该碰的地方。

    林延笙笑了,他轻轻俯首,“以后我也会帮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