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大宋最强航海王 > 第十二章 狂徒张三
    “大家的衣服都破了,马上冬天了,不好过冬。每人分一些布料,做些衣服。妇女们多辛苦一下,相互帮忙,先给孩子做。”

    流民们沸腾了,这是遇到活菩萨了吗?给自己活干,吃饭管饱,还发衣服。

    “多谢晁庄主。”

    “庄主大恩,我等没齿难忘。”

    晁盖帮助裁缝,挨个的给流民发放布料。

    火堆旁边,吴用目光深邃,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晁盖哥哥么?

    仗义疏财,说起来容易,真正做起来很难很难,有的人亲兄弟亲哥借一点钱还得惦记着什么时候还,更不要说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了。

    老粗布虽然不值钱,可是这满满的一马车那最少也要十几贯钱。

    分完布料,众人高兴坏了,再也不用衣衫褴褛了。这年头妇女们大多心灵手巧,一把剪刀,一些针线就能做衣服。

    晁盖回来,看了看若有所思的吴用。

    “加亮,想什么呢?”

    吴用吃了块肥肉,嚼的津津有味:“哥哥是悟到了什么。”

    “悟到什么,什么也没悟到,无非就是散财而已。不能让兄弟们笑话我晁盖言而无信,哈哈哈。”

    “钱越花越多,可是种粮养殖来钱太慢,开酒楼也不过小打小闹,哥哥还需要另外想办法搞钱。”

    晁盖指了指牛场东面的溪流:“那条溪水夏秋季节的时候水流很大,咱们要做的产业就在那溪流上,过些日子你就知道了。你接着招募流民,五六百户才好。”

    “好,坚定路线跟着哥哥走。”

    这也不是什么新鲜路线,而是学习的曾头市,聚集流民,为自己工作,既落了好名声,还赚钱了。

    晁盖开始大量投资,先后买了两匹公马,二百多头毛驴,分发给了自家佃户饲养。

    紧跟着在晁家村的大路口上,建造了一个小客栈。有那么十几间房舍,卖些酒饭,提供住宿。来往的流民,但凡有没钱吃饭的,来晁家客栈,都会有个赠送套餐,五张大饼,五棵大葱。

    山东道上的习惯,大饼卷葱,这是很好的吃法,要是节省点吃,五张大饼最少能坚持五天的时间。

    晁家有自己的木匠,是本村的一对夫妇,也不种地,常年为晁盖家做木工。

    晁盖来到木匠铺的时候,木匠晁有才正在制作锄头柄呢。

    “庄主来了,锄头柄正抓紧做,再有两天就能完工。”

    “有才过来歇会儿,今天找你有事情。”

    有才见晁盖有事,放下手中的活计过来。

    “庄主,有事你说话。”

    “是这样,你这木匠铺要升升级,升级为木工坊,你来做坊主。再招募十来个木匠,二十几个学徒。待遇你来定,比同行稍微高一些就成。”

    有才很激动,这么多年总算是熬出头了。

    “庄主,扩建了咱们做什么?”

    “水磨,水碓会做不?”

    “会做,只是石磨、石舂需要从外面订购。不知道庄主要做多少?”

    “一百套石磨,一百套石碓,可能回头还加。”

    晁有一惊:“庄主做这么多作甚?”

    “当然是磨东西了,磨粮食,磨草粉等等。”

    “那没问题,保证完成任务。”

    十里八乡的木匠还有不少的,世道不好,大多在家没活干,晁盖这里有活,招募过来就是了,十几个工匠好找。至于学徒那就太简单了,大把愿意学徒的年轻人。甚至流民里许多人都是给口吃的就能干活。

    至于晁盖做这么多水磨做什么,不是他一个工匠该想的事情。

    就在晁盖挖鱼塘建牛场修磨坊的时候,北方蓟州二仙山,已经有人惦记上晁盖了。

    月华如练,二仙山一座清幽的道观里一位仙风道骨的老道,拿着一把快秃了毛的拂尘在那里仰观星斗。

    这时候旁边来了一位年青道士过来了:“师傅,您都看了三个晚上了,早点睡吧,别着凉。”

    “一道红光落于山东济州附近,这可是千年一遇的天选星。”

    “扫把星听说过,天选星不知道,师傅给说说。”

    “你小滑头装傻呢,好吧。天选星是一种气运,被气运加持的人运气爆棚。打个比喻,你去吃饭,如果没钱付账会怎么样?”

    “我会忽悠给老板算一卦,或者被老板骂出来。”

    “正常情况就是被老板打骂出来,因为这是人之常情。天选之人如果吃饭没钱,可能老板会把女儿许配给他,甚至把店都给他。”

    年青道士哒哒嘴,表示无语,这人要是幸运了喝凉水都能成肉汤。

    “为师刚才只是个一个小小的比喻,实际要比那幸运的多,而且都是大事。你下山去吧,找到此人,辅佐此人,保国安民,为社稷,为江山,为黎民做一份贡献。”

    “好的师傅。”

    老道说着回屋取出一把七星剑:“这是为师的宝剑,你拿着吧,明日一早就下山去吧。”

    年青道士非常的高兴,这可是一把真正的宝剑。

    “多谢师傅。”说着年轻道士就要回屋睡觉。

    “等一下,你要是遇到了一个叫做张三的坏人,一定要替我打他几十巴掌。”

    “张三?他做了什么坏事?”

    “天下的坏事全做过,天上的坏事做一半。如果能让他改过自新,那是最好不过,如果实在改不了就结果了他。”

    年青道人没想到师傅会这么说:“这个张三是谁啊,真有这么坏嘛?”

    老道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张三是为师当年斩掉的恶念,投胎重生,做了恶人。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看你机缘,如果遇到就教训一下他。遇不到就算了。”

    “我可不敢,那可是师傅你的恶念重生。”

    “胡扯,那怎么会是为师,你搓掉的灰是你吗?”

    “那自然不是。”

    “去吧,不要来打扰为师。”

    “好,我明白了。那我明日一早就下山了。”

    翌日清晨,年轻道士收拢了一个包裹,腰间挂着七星剑,手里拿着把雨伞下了二仙山,大步流星的赶奔济州而去。

    天气越发的冷了,阮小二打渔回来,马车里装了五十条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