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手握大佬剧本的我只想种田 > 第33章 来抓人了
    领头的那人桑萸认识,正是昨晚同于妈一起的那个中年男子。

    一行人很快将南苑前门围住,但也仅仅只是围住,并没有一人敢踏入内院半步。

    “何护卫?”

    陈王妃略显惊讶地望着门口的众人,眼神中有些疑惑。

    “王妃。”

    何进躬身朝陈王妃行了一礼,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何护卫,你这是?”

    “抱歉,打扰到王妃。昨夜府内发生一起伤人事件,属下例行搜查还望王妃莫要见怪。”何进解释说道。

    “伤人?”陈王妃脸色一变,连忙问道:“何人受伤了?可有大碍?”

    何进略微犹豫了下,回道:“是西厢的于妈,昨夜她被人用辣椒水灌入了双眼与口鼻。”

    “啊?”

    陈王妃一脸惊讶,于妈她自然是认识的,虽然对方平日里的做派有些强硬,但为人处世还算比较谨慎。怎么会突然被人如此对待呢?

    见陈王妃面露担忧,何进于是说道:“王妃不必太过担忧,大夫已经检查过了。除了暂时无法言语和睁开双眼外,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

    听到没有大碍,陈王妃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那何护卫此番来这……”

    何进微微拱手,道:“此事关系府内安危,根据于妈的表述,您的贴身婢女桑桑姑娘拥有很大的嫌疑。属下冒昧,希望王妃能够让属下将桑桑姑娘带入审讯阁。”

    何进的话平静的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就像是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殊不知他这番话差点没让躲在陈王妃身后的桑萸惊出了一身冷汗。

    其实桑萸也想过事情可能会暴露,但她没想到的是竟然会是这么快。这要是被他们带走,那自己岂有活路可选?

    失策啊失策!早知道昨晚就逃出王府了。

    桑萸心里暗暗叫苦,可又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只好咬着牙,强忍着不让自己身体的颤抖。

    “你说什么?”陈王妃面色一沉。“你们怀疑是桑桑所为?”

    “只是有嫌疑。”何进解释道。

    “不可能!”陈王妃猛地一摆手,同时也一改之前虚弱模样。

    “桑桑绝不会做出那种事,一定是你们弄错了。”

    何进微微皱眉,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若想要成功将那名婢女带出来恐怕不是一件简单之事。只是他身为王府护卫统领,有些事即便再困难他也要咬着牙去做。

    “还请王妃不要为难属下……”

    何进微微拱手,显然是不打算轻易放弃了。

    陈王妃面色阴沉,她将桑萸挡在自己身后,目光死死扫向门外的众人。桑桑是她的贴身丫鬟,是从老家一路跟随自己的亲人。如果说现在还有谁会相信自己,那个人就是桑桑。所以,身为她的主子陈王妃说什么也不会让这些人带走她。

    审讯阁是什么地方?一旦进入了那里,想要再出来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桑萸看着将自己护在身后的女人,心里莫名的感到一阵暖意。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却还念着身边的婢女。桑萸不知道该说她善良还是傻。

    两边态度都很坚决,谁也不肯退让。

    何进心里也是颇为为难,明知最有嫌疑的人就在自己眼前可他却不能直接抓人,这种感觉也确实憋屈。其实他也很清楚,陈王妃如今大势已去,想要恢复到以往的辉煌几乎是不可能的事。然而王爷一天不休妻,这个女人就一天也不能动。这个道理何进还是很清楚的。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时,远处一道白色的身影朝众人缓缓走来。众人转头一看,所有人的脸色都是一怔。何进则带头朝对方恭敬地行礼道:“郡王爷!”

    粱入君手持白色折扇,如翩翩公子般走到众人面前。

    “何事如此喧哗?”

    说罢,粱入君朝陈王妃微微抱拳:“入君见过嫂子。”

    陈王妃微微点头,脸上难得露出一抹淡淡微笑。对于自己这个小叔子她其实还是很感激的。当初被人污蔑下毒谋害王爷,整个王府只有两人一直在替自己实话。一个是自己的贴身丫鬟,另一个就是眼前的郡王——粱入君。

    何进有些尴尬,眼前这个男人的地位虽说比不上梁王,但对他们这些人来说无疑也是穹顶般的存在。相比于梁王的沉稳与冷静,眼前这一位手段更是出了名的狠厉。甚至有传闻说,宁愿自己得罪梁王也不要去得罪这位郡王。

    将事情的经过简单与粱入君说了后,何进便悄悄地退到了一边。

    “入君,此事一定是误会。”陈王妃担心粱入君一怒之下直接带走桑桑,于是连忙对他说道。“桑桑昨晚一直跟我在一起,她不可能去做那些事的。”

    “莫要担心,此事就交由入君来解决吧。”粱入君淡淡一笑,目光似有若无地扫了一眼旁边的桑萸。

    被对方这么一看,本就紧张不安的桑萸心里更加没底了。

    粱入君看向何进:“本王记得王兄在离开前曾交代过,任何人不得靠近南苑。何护卫,这件事难道你忘记了?”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皆是一惊。何进连同他身后的护卫纷纷双膝跪地,一个个面色如灰。

    “是属下鲁莽了,还望王爷恕罪!”

    冷汗不断从何进的额头滴落,他甚至都不敢抬头去看身前的男人。

    短暂沉默后,粱入君忽然笑了起来。只见他伸手将何进扶起,面露微笑道:“何护卫这是做什么?本王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哦对了,这个叫桑桑的小婢女昨晚一直在本王府中,所以应该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是,属下明白。是属下弄错了。”何进连忙应声道。

    “嗯,明白就好。既如此,你们就先下去吧。”粱入君摆了摆手说道。

    “属下告退!”

    何进说完再次朝粱入君以及陈王妃行了一礼,随后带着众人飞速逃离了南苑。

    刚出南苑,一名护卫凑到何进身边小声问道:“大人,那个小婢女我们不抓了吗?”

    “抓?谁去?你吗?”何进狠狠瞪了对方一眼。

    “呃……属下不敢。属下只是担心虞夫人那边……”

    何进眉头紧皱,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是烦躁。

    “就说人不是南苑的,等那个于妈能够开口说话再说。”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