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落魄书屋 > 15伏生(2)
    齐国稷下学宫。

    一个稚子正拿着一个书简大声朗读。

    “及至其致好之也,目好之五色,耳好之五声,口好之五味,心利之有天下。是故权利不能倾也,群众不能移也,天下不能荡也。生乎由是,死乎由是,夫是之谓德操。德操然后能定,能定然后能应。能定能应,夫是之谓成人。天见其明,地见其光,君子贵其全也。”

    一个身着灰袍的儒生老者看见稚子,便走到他身旁听他读书,听到读的是自己所写的书,扶须而笑。

    稚子聚精会神地读书,没有发觉身后有人,等读完书才察觉到这位老夫子,放下手中的书简,对老夫子作揖拜道:“学生见过先生。”

    老夫子扶须笑道:“子贱读书勤勉,可有读到疑惑之处?”

    子贱道:“我读先生书籍,读到先生提出人性恶,但是先生所写的书籍确实充满了对世间美好的向往,学生对此很是困惑,请先生解惑。”

    老夫子笑容更甚,回答道:“学而不思则罔,子贱读书却能思考书中的道理,善也,善也。”

    “人性本恶,其实我说的这个‘恶’是指人的欲望。每个人都有欲望和追求,但是所有人追求欲望时,没有道德礼仪约束我们的本心,放纵自己的欲望,最终天下趋于暴乱。”

    子贱还是有些迷惑,问道:“先生也有欲望吗?”

    老夫子笑道:“当然,我所写的书,都是我对欲望的追求。”

    子贱又问道:“先生的欲望是什么?”

    “我想要这世间再无战乱,百姓安居乐业,臣子勤政爱民,君王诛恶化民。”

    “我想纳百家典籍,让世间学问有所传承。”

    “我想要一间足够天下人来求学的学宫,让世人皆能做学。”

    “我想看世间灯火,如浩瀚星辰。”

    子贱听完老夫子的话,作揖拜道:“学生心向往之。”

    ——————

    沈醉讲完里面的经过,老顾陷入了沉思。

    不是心魔吗?但是他会施展百家术法,这世上应该巫祝传人只有我了,那他是谁,为什么能随意出现在我维护的灵界中,我却觉察不到?难道和沈醉推测的一样?但是沈醉只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制造出那么强大的心魔。

    老顾看了一眼沈醉,问道:“沈醉,你之前知道巫祝吗?”

    老顾突如其来的问题,沈醉先是一愣,然后回答道:“你和老潮在灵界那段时间,顾夕和我讲过。”

    老顾继续问道:“你有学过术法吗?或者说你有什么天生的异能?”

    沈醉很快回答道:“没有。”

    伏先生看向沈醉,扶须而笑,然后对老顾道:“顾小友,你们刚才在灵界中,灵识都有损伤,不妨先各自调息灵识,后面的事,我们再从长计议。”

    老潮已经和顾夕吹嘘完自己的光辉事迹,转头对老顾道:“伏夫子说得对,等我调养好,再回去找那家伙大战三百回合,道爷这次要用那逍遥游,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鲲鹏之力。”

    伏先生笑着对老潮道:“可是当年蔺且先生所写的那本《庄子-内篇》?当年蔺且先生在稷下学宫编撰庄子的书籍,我有幸拜读过,受益匪浅。”

    老潮挠了挠头,有些尴尬道:“那本在天师府老天师手里,哪能到我手上啊,我就说说而已,伏夫子别介啊!”

    顾夕嘲笑道:“老潮啊,牛皮吹破了吧。”

    沈醉对伏先生道:“伏先生,那把剑我要怎么归还与你?”

    伏夫子对沈醉摆手道:“湛卢既然与你有缘,那就留着吧,你未曾学习过凝聚物灵的术法,就不用归还了,说不定以后用得着。”

    沈醉有些歉意,看向老顾,老顾冷冷地道:“伏先生说送你的就留着吧,我那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本《六韬》你也留着。先这样吧,我和老潮先休养灵识,后面的事我们过几天再说吧。”

    老潮拍了拍沈醉的肩膀,笑道:“沈醉,大恩不言谢,我欠你一顿酒。”

    连续两天都在下雨,书屋的今天也得冷清。

    沈醉照常打理书屋一层,只是今天没什么人来,便清闲了很多。沈醉坐在看窗边的位置,看着书屋外头的雨,愣愣出神。

    道士消失的时候,沈醉的心湖出现了道士的声音。

    “沈醉,你做一件事情,首先考虑到别人,但你有没有想过被人是否愿意接受,或许你的这些泛滥的善意,对别人来说,是一种负担?”

    “你刻意隐藏的东西,是不想让人觉得你是异类,现在通过顾醒知道了还有这么个世界,你是庆幸找到同类呢,还是会觉得对于顾醒他们来说,你还是异类?”

    沈醉回想起道士和他说的话,神色沉重。这些话他并没有告诉老顾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沈醉也有。

    沈醉第一次有意识睁开眼睛看到世界时,就对这个世界有了认知。是一个福利院,自己当时是一个婴儿。当院长把沈醉抱回福利院园时,他看到的所有事物,他都知道是什么。

    但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来。院长和福利院的其他大人都很奇怪,这个婴儿为什么不会哭,眼睛还四处乱看。一直沈醉两岁,沈醉都没有开口说过话,院长以为他是先天残疾的聋哑人。沈醉这两年其实十分害怕,他知道自己这种情况会被当成异类,如果被人知道说不定会被送到某处研究。之后在福利院的日子里,他伪装成正常孩子生活。

    比起同龄人,沈醉学什么东西都快,只要让他做的事,他看了一眼就会,院长觉得他一定是个聪明的孩子。不是没有夫妻提出收养沈醉,但是沈醉很害怕去到陌生的环境,自己生而知之的秘密就会暴露,便开始不怎么与人交流,一直到高中,沈醉都是独来独往,不与人过分亲近。

    直到高中,同龄人的思想也开始成熟,沈醉才没显得那么孤僻。沈醉不仅学习能力强,运动,手工,修理电器,只要他想学,马上就能学会,所以到了高中,十项全能的沈醉,也成为明星人物。沈醉不是没想过藏拙,但是作为一个高中生要想有经济来源,要么辍学打工,要么用成绩和竞赛获得奖金,沈醉选择了后者。

    沈醉其实不想那么引人注目,自己过度的曝光,意味着有更多的人关注自己,这样自己的秘密有可能就会暴露。所以大学他报了本市的,上大学之后他也变得低调,毕竟到了大学,可以通过兼职赚钱。

    大学毕业,他也过上了普通上班族的生活,同龄人都成年了,自己也不用太过担心暴露秘密。直到来到落魄书屋,遇到老顾和顾夕,知道了这世界存在异能者,最后又被灵界中莫名其妙出现的人点破自己的秘密。

    “沈醉。。。。。沈醉?”一个声音出现在沈醉身旁。

    “啊?顾夕你怎么下来了?”沈醉回过神来,看见是顾夕已经坐到他的对面。

    顾夕用手指戳了戳窗户,好奇道:“外边有什么吗?看得那么入神。”

    沈醉摇了摇头:“没看什么,只是想一些事情。”

    顾夕看着窗外,轻声道:“沈醉,老潮的事,谢谢你。”

    “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这次多亏了伏先生。就是那把进入我灵识的剑和书,没办法还给伏先生和老顾了。”沈醉总觉得亏欠着这两人,毕竟那是物灵,在自己身上简直浪费。

    顾夕微笑道:“老潮和我说了,最后是你挡在他身前救了他,老潮平时看着没谱,其实他很在意老顾的事,如果这次出了什么意外,老顾会很难过,我也会很难过的。”

    “顾夕,你会凝聚物灵的术法吗?”沈醉想了想,还是向顾夕问道。

    顾夕苦着脸道:“沈醉,我不是巫祝传人,所以老顾那些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东西,我不会。”

    沈醉抱歉道:“额,抱歉,我以为你们是兄妹,所以老顾会的你也会。”

    顾夕解释道:“其实我和老顾的关系有些复杂,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我其实灵识受损,没办法修炼术法。”

    沈醉惊讶道:“灵识受损!?”沈醉从伏先生那边知道一个人的灵识一旦受到伤害,轻则意识模糊,重则会一直昏迷不醒,魂飞魄散。

    顾夕连忙摆手,示意沈醉小声点,沈醉悻悻小声问道:“那你没事吧,伏夫子说过灵识受损,严重的话会魂飞魄散。”

    顾夕小声解释道:“我的情况和普通灵识受损不同,别让老顾听见了,他不爱我说这些。”

    沈醉点了点头,又问道:“你说我让老顾教我凝聚物灵的术法,他会不会教我?”

    顾夕好奇道:“你怎么想学这个?”

    沈醉无奈道:“我想把剑和书还给伏先生和老顾,我又用不上,留给我浪费资源啊。”

    顾夕想到要让老顾教沈醉术法,摇头嫌弃道:“老顾这家伙,脾气臭,又怕麻烦的,我估计这事玄。不过老潮倒也可以教你的,凝聚物灵的术法,道家也有的。放心,你真要学就找老潮,你是他救命恩人,在夸他一顿,说他在灵界里那叫一个龙骧虎步,潇洒无敌,准教你!”

    沈醉使劲点头,还是顾夕有方法啊!

    书屋二层。

    老顾书桌上摆着一副棋盘,黑白两幅棋子都在老顾右手边,一人执黑白。老顾对面坐着伏先生的虚影,手指棋盘一处,老顾便把白子落到那一处。棋盘旁边还有个撅着屁股观看棋局的老潮,老顾黑子每下一处,老潮便和伏先生说老顾这招如何如何。

    老顾顾及到伏先生在,忍住捶死老潮的冲动。老潮也蹬鼻子上脸,就差把脸贴在棋盘上了。

    老顾忍无可忍,怒道:“连海潮,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老潮对着老顾幽怨道:“顾醒,人家好歹为了你差点把命都丢了,你却凶人家,你个负心汉,呜呜呜~”

    老顾额头青筋暴起,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就一肚子火大,正要发作。伏先生笑着摆了摆手,扶须笑道:“无妨,无妨,连小友的性情,倒是和道家的祖师庄子颇为相似。”

    老潮惊讶道:“伏夫子还见过我们的南华老祖!?”

    伏先生摇头道:“未曾见过,不过我的先生倒是和庄子认识,每每提及,虽然痛恨他的狡猾诡辩,但是又不得不佩服他的学问浩瀚渊博,是先生极少数气急败坏的样子,现在想想,着实有趣。”

    老顾感慨道:“庄生和荀夫子皆是百家争鸣时期惊艳绝伦之人,虽然荀夫子当年曾视巫祝一脉为祸国殃民的妖邪,但是我们后世巫祝一脉一直钦佩荀夫子的世道美学的胸怀。”

    “先生晚年曾说过上古巫祝一脉其实并不是像春秋战国时期阴阳家一脉只以通鬼请神来迷惑百姓,在上古记载中也有巫祝会根据自然的变化,引导族群去往适合居住的地方,也会通过自然之力,发现火的使用,观测星辰变化,来预测时间和天气。先生后来也觉得那句‘制天命而用之’也是小觑了自然对人带来的变化了,也小觑了上古巫祝一脉的智慧了。”伏先生有些缅怀道。

    老顾明白,巫祝一直被百家视为妖邪,其实老顾不想解释什么,上古巫祝一脉传承,每代都只有一人,不轻易入世,与其说是传人,更确切是为上古黄帝时期最后一个巫祝首领守住一些秘密的守陵人。

    “伏先生,我上古巫祝一脉并没有要祸乱世间的意图,如今这世道,也正是荀夫子和伏先生想看到的太平盛世,如有一日顾醒因执念入魔,请先生为了这个美好的世道,阻止并且消灭顾醒。”顾醒起身作揖拜道。

    伏先生扶须笑道:“顾醒小友,如此世道,我已帮先生看到了,之后希望你们能让她变得更好,大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