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三天之下 > 第二章 血染青砖
    猝不及防被几人逃出包围,其他身着红纹黑衣的圣教之人反应过来后立刻紧跟着四散追去。

    被三师兄尤常兴紧紧攥住的楚云辞仍有些呆愣,耳边又响起了三年来那句在梦里听了无数次的“一定要活下去”。

    楚云辞手中紧握着师父的那个小小储物囊,也是整座白龙山唯一的一个储物法器。

    还不等楚云辞回过神来,早已带着他奔出甚远的尤常兴低声向他说道:“屏住气息!一会儿你别动,没人追你了你再跑!”

    楚云辞刚想开口只觉身子一轻,被三师兄放在了一棵树后的草丛中,突然被丢下的楚云辞只能听话的屏住气息。

    只见放下了楚云辞的尤常兴气息暴涨,速度猛的一快,直接回头朝追赶之人迎头冲去,同一名圣教弟子一触之后,随即又调整方向加速奔离。

    看见猎物竟敢回头还击,如此挑衅!追赶二人的圣教弟子当即便准备散开一些,围堵尤常兴!

    这么一散,本就不多的圣教弟子,竟鬼使神差的将楚云辞给漏了过去。

    而看到圣教之人围堵自己将楚云辞漏过的尤常兴轻出了一口气,随后竟径直又往小观赶去。

    楚云辞看到追赶的圣教之人虽然没有注意到自己,但却咬紧了三师兄,心中仍是没有松下那口气,他清楚三师兄是为了赌一把,自己把追兵引走好让他多一分逃命的机会。

    躲在树后的楚云辞借着微弱的月光,透过层层林木缝隙似乎看到了三师兄掉头又往白龙观跑去,略微思索便明白了三师兄是要回去帮师父!哪怕明知一死!

    想明白的楚云辞,低头看了看手中那个老头儿平时当宝贝一样,碰都不让他们碰,却装不了几个东西的小小储物囊。

    “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不能抛下师父师兄他们独自苟活!”楚云辞心中如此作想便立刻起身打算赶回白龙观。

    方奔出两步,忽然听到一股御风声,虽然声音不响但却让其心头一紧。

    可转念一想既然自己要回去帮师父师兄,那这追兵自己哪怕拖上一分一秒也算是能让他们减轻些压力。

    还不等楚云辞有何动作,那道御风声便在其顶上止住。

    少年双膝微曲,做好随时动手的准备,目光坚定的抬头看去。

    映入目中的不是那红纹黑衣的圣教之人,而是一个御剑悬停,白须垂胸的老仙人。

    老仙人打量了眼少年开口道:“小友可知附近是何人在打斗?”

    看着眼前老仙人似乎同那圣教之人不是一伙,楚云辞急忙开口道:“仙人前辈,是圣教的人,请前辈救我师父师兄。”

    “圣教?”老仙人轻轻皱眉道:“虽听说最近圣教又活跃了起来,可没想到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了?!”

    还不待楚云辞再度开口,御剑老仙人接着道:“前面那座山头是吗?我感觉到了。”

    楚云辞急忙点头,老仙人不再言语直接御剑赶去。

    见此人能这么快御剑飞行,想来定是个比师父姚老头儿要强不少的高人,楚云辞心中虽然安定几分,却还是很担心姚老头儿,便铆足劲往回跑去。

    一路上楚云辞心中不停的念叨,盼望着姚老头儿可千万别有什么事。

    虽说姚老头儿功力没那么高,术法没那么厉害,也没教他们什么大本事,也就平时有点好东西了就想着给他们几个分分,寻着什么了灵药仙草之类的,想的也是这几个弟子,当然除了小小的储物囊和那把破蒲扇。

    经过这三年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相处,楚云辞是打心里喜欢这位慈祥有趣,毫无架子的师父。

    楚云辞一路狂奔,终于返回了白龙观,此时距离那位老仙人御剑赶来大约已经过了一刻钟。

    迈过老旧的大门,整座小观无比安静,楚云辞心中升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放慢了脚步缓缓往里走去。

    越往小院走,他的心跳的越快。

    “嗵!嗵!”

    “嗵嗵!嗵嗵!”

    这种诡异的安静让他不禁又想起了先前梦里的感受……

    汗水从他的掌心和后背悄无声息的淌出,心跳声在他的耳边清晰回响如人擂鼓,干涩的嗓子此时连咽下口唾沫都异常艰难。

    绕过影壁便是小院。

    楚云辞顿了顿脚步复又向里走去。

    月光将他的影子拖得越来越长,天地间似乎也只剩下他的心跳声,就连呼吸声都已停止。

    整个小院杂乱的倒着十来具尸体,鲜血肆意的染红着铺满青砖的地面。

    同他对面的则是一个跪倒在地的老人……

    头骨碎烂凹陷,七窍流血遍布褶皱横生的老脸,干薄的嘴无力的张着,似乎在发出最后的哀嚎……

    楚云辞仿佛听到了这位老人最后的乞求,乞求放过他的那些弟子们……

    大师兄吕大垣,三师兄尤常兴,四师姐尤常韵,五师兄宋祥。

    楚云辞一个一个辨认着这些面目全非的尸体。

    三载春秋,一夜消散。

    他多么希望此刻还是在梦中,木讷的伸出右手给了自己一巴掌。

    一巴掌,接着又是一巴掌,麻木而又不停的落在他的脸上,他只盼能赶紧将自己打醒,那样他就能看到三师兄关心的递来一杯水。

    看到窗外的五师兄叫他去打野味。

    看到早起练功的大师兄冲他点头。

    看到院门口的四师姐招呼大家吃早饭。

    看到老姚头笑嘻嘻的朝他摇摇那把破蒲扇……

    不知何时来到楚云辞身旁的老仙人抓住了那只仍不停抡着巴掌的手。

    “我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死了,那个万圣门领头之人不知用的什么秘法,我方才倾尽全力也没能追上。”老仙人朝眼前的少年解释道。

    “前辈……辛苦了……”

    “那人实力不低,我估计在万圣门地位应该也不低,可能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老仙人说完叹了口气又道:“小友,还请节哀。”

    楚云辞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心情沉重的扭过头去不愿再看眼前的景象,可不管他现在再怎么难过,终究还是要让他们入土为安,只得尽力压下心头的悲痛去收敛尸骨。

    老仙人默默守在一旁,看着少年强忍着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坚强的做着这一切。

    “就剩你一个人了吗?”老仙人突然开口问道。

    楚云辞摇了摇头艰难开口道:“二师兄和小师妹不在这里,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

    “那你打算怎么办?埋葬你这些同门之后去找他们吗?”老仙人看上去似乎对自己赶到晚了有些许愧疚,继续开口关心道。

    “肯定是要找的。”楚云辞道。

    老仙人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仙人前辈,这些人说他们是圣教的,晚辈想知道圣教在哪里?”楚云辞突然回头向老仙人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圣教啊……他们是圣教下辖三宗之一的万圣门,怎么,你是要报仇?”老仙人迎上楚云辞凌厉的目光,犹豫了下接着道:“圣教三宗基本都在海外诸岛,而且也都不是什么小势力,单凭你,想报仇简直天方夜谭。”

    “仙人前辈,请问您知不知道那个叫周圣的领头之人是什么境界?”楚云辞接着问道。

    老仙人眉头微皱似乎思索了一下道:“看灵气波动应是登云境,但是……你就权且当他登云境吧。”

    说完那老仙人自嘲道:“区区一个登云境竟然都没能拦下,说出去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多谢仙人前辈,晚辈知道了。”

    看着眼前的少年,老仙人似乎起了怜悯之心,轻叹口气心道一声“可怜人”,接着开口说道:“等你处理完,我便陪你去周遭寻一寻你另外两个同门。”

    “依你现在的能力,报仇简直异想天开,不管怎么说,你我也算有缘,以后就随我回‘天元宗’修行。”

    老仙人说完,楚云辞立在一旁没有说话,片刻之后似乎下定了决心道了声:“多谢仙人前辈。”

    “我得提前同你说一声,回了天元宗之后这里发生的事我得详细禀告掌门师兄,除此之外你若是不想再有其他人知道,我也不会向别人说起,只说你是我路上偶遇带回。”

    听老仙人这么说,楚云辞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心中对老仙人的考虑周到升起一丝感动。

    楚云辞摇了摇头再次道了声谢后开口道:“不敢再给仙人前辈多添麻烦,我……不妨事的……”

    闻言老仙人轻轻拍了拍楚云辞肩膀道:“希望你日后能有所成就,诛灭圣教!”

    说完,老仙人突然想起还没告诉这少年自己的名字,总听他一口一个老仙人也不是回事,便接着开口道:“老夫名叫楚广元,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也姓楚,楚云辞。”答完见老仙人点头示意知道了,楚云辞便自顾自的去院后掘土。

    ……

    漆黑的洞穴中,周圣盘膝而坐调整气息,不时睁眼朝洞外望去,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片刻之后待周圣再次睁眼,洞口处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道看不清面庞的身影。

    “你做的不错。”低沉的声音响起。

    周圣听后面漏喜色,开口道:“按您的要求刻意放走了那个少年,只是还有个小姑娘不知藏在哪里,还没等找到就不知从哪杀出来个似乎是神游境后期的人物,属下不敌只能拼命逃走,前来等您。不过您放心!除了那个小姑娘,其余人都杀了!”

    “都杀了吗?还漏一个吧。”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句话,周圣神色明显紧张起来,慌忙开口准备解释。

    那人影摆了摆手接着道:“我说了,你做的不错,答应你的报酬一样会给你。”

    周圣脸上瞬间便绽开了笑容,但立刻又被痛苦占据,只见他周身燃起黑色火焰,整个人痛苦不堪,连说话似乎都没有了气力。

    “属下……属下都是按您的吩咐做的,为何还要惩罚属下……”

    话音落下,洞外响起“滴答”声,渐渐又连成一片,似乎是雨水倾泻。

    猛然间一道雷声炸响,带起的一瞬光亮映出了那道人影的半张面孔。

    不知是因那圣教独有的“圣火决”侵蚀着肉身和灵魂带来的痛苦,还是因为看了那半张面孔。

    周圣的眼中透出浓浓的震惊和一丝不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