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三天之下 > 第六章 知晓身世?
    随着楚云辞方一动栓打开院门,人面未见声先闻。

    一道清鸣的“哟”声,比那张伸在门前的人脸,更先让楚云辞惊的小退半步。

    “哎哟哟!还真来了个新邻居啊,我当是我刻苦修行修耳鸣了呢!哎哟哟!真好嘿!真好!多了个伴儿,瞅着比隔壁那闷瓜葫芦顺眼多了,这下我不用像坐牢似的了,哎哟我说兄弟……”

    突然像被连珠炮怼在脸上轰似的楚云辞听的一阵头大,连忙伸手示意那人打住,一边简单打量了眼那张恨不得从门缝里挤进来的脸,一边顺势急忙开口:“这位师兄,请问您是?”

    只见那张白皙的脸上弯弯的两道月牙里放射出掩盖不住的喜悦,一张看上去貌似不大的嘴,嘴角却开心的硬要往耳朵根子上凑,虽然此人表情乐呵的夸张,可却实打实是个俊俏模样。

    “嘿哟哟!师弟你问的好!问的好!你师兄我正是你师兄!这方圆十里八村,三山五峰数一数二的美男子!那修行天赋更是旷古绝今!惊天动地!地动山摇!摇摇欲坠!呸!什么摇摇欲坠,说错了,是让人遥不可及!日后必定成为天下第一,声名响彻整片大陆的——”

    说到这,那模样确实有几分俊俏的年轻男子略一停顿,瞬间收起满脸表情郑重其事的用力点了下头接着道:“你师兄!”

    这三个字一出来,楚云辞实在忍不住的猛翻了个白眼,感情前面说那么多都是废话!那能不知道你是师兄吗!问的是这吗!问的是你叫什么!干嘛来的!

    楚云辞伸手抹了把脸接着问道:“不知师兄是有什么事要吩咐?”

    “嘿嘿,没有!就是来看看新邻居。”那年轻男子复又恢复笑容,一双眼一笑起来便又成了月牙。

    没等楚云辞接着开口,那年轻男子便抢道:“忘了给你自我介绍了,我叫……我叫什么来着?噢噢想起来了,我叫曹沐阳!曹操的曹!额,你也不知道曹操是谁,反正就叫曹沐阳,让人如沐阳光的沐阳!师弟你怎么称呼?家住何方?今年多大?可有姊妹?什么星座?爱好是啥?”

    “停!

    (本章未完,请翻页)

    停!停!曹师兄!”听着这位曹师兄一连抛出一堆问题,关键语速甚快,有些自己还听不懂,中间更是插着自言自语,楚云辞实在是受不了了,赶紧叫停了他,不然怕是他能连问出几十个问题。

    “曹师兄,恕师弟冒昧,你平时说话也这般……这般……”

    见楚云辞实在找不到形容词,曹沐阳便接声替他道:“这般话包?哦你可能不知道话包什么意思,就是话多说不完的意思,其实也不是,我平时也是个不善言辞,甚是羞涩的美男子,只是最近有段时间没与人交谈憋的了,再加上隔壁那个闷瓜葫芦也回了仙林峰,这不来了你这么个新邻居我高兴嘛。”

    “不善言辞……甚是羞涩……”楚云辞这回是彻底服气了。

    曹沐阳推开门,绕着楚云辞转了两圈打量起来,一边转悠一边嘴里仍念念有词,不肯歇着,虽然楚云辞也听不清他念叨的是什么。

    “刚才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看你虽然现在境界低实力差,可既然能来这片给挂名弟子准备的区域住,想来也是个潜力股吧?”曹沐阳接着发问道。

    楚云辞听这位曹师兄口中不断蹦出些自己从未听过的新鲜词,多少还是有些难理解他的意思。

    而他此时心中也更是惦记着《天帝诀》的事,便想着尽快同这位邻居师兄结束闲谈,好回去试试看能否解决困扰了他三年的问题。

    毕竟只有能继续修行,才能有希望为师父,师兄师姐们报仇,也只有能继续修行才能让他有可能恢复记忆,想起自己是谁,找寻自己的身世。

    “曹师兄……”楚云辞刚开口,还没等说话便又被曹沐阳打断。

    “我说师弟,咱俩都在这白话半天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听曹沐阳这么一说,楚云辞也有些汗颜,被这位曹师兄一顿念叨确实忘了通个姓名。

    “是师弟失礼了,我姓楚,名云辞,白云的云,辞旧的辞。”楚云辞认真告罪一声后介绍道。

    曹沐阳听后老成在在的点点头道了声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名字,虽然他也不知道好在哪,但该客套还是得客套不是。

    “家哪的啊?就是大周的?”曹沐阳接着问道。

    楚云辞听得此问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不瞒师兄,我几年前头部遭创,醒来之后便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说完楚云辞虽然心中也有些无奈,可转念一想,自己这么一说,那这位曹师兄想必便不会再继续问东问西下去了。

    可他哪知道,这话不说还好,这一说反倒让曹沐阳瞬间来了兴致。

    怎么遭创的,具体创哪了,昏迷了多久等等等等,曹沐阳像是寻着宝一般缠着楚云辞问个没完。

    待得楚云辞一一答完,却见那位曹师兄脸上的笑容仿佛更灿烂了几分,这让他就很丈二和尚……

    曹沐阳用力拍了拍楚云辞肩膀,一张脸似开了花一样说道:“楚师弟!你将来一定有所成就!一般你这种开局的,将来都是能成事儿的!师兄我看好你!”

    “哦对了,忘了问你了,你是啥时候发生意外的?”曹沐阳像是突然灵光一现,紧忙问道。

    什么时候发生意外的?楚云辞听后也回忆起来,他依稀记得姚老头儿说是四月多将他捡回的,但是当他有意识记事时,就已经五月下旬了,听三师兄说在此之前他就像个傻子一样,那段时间都是他们几个师兄轮流照顾他,吃喝拉撒基本上都得人负责。

    “应该是三年前的四月份吧。”说完楚云辞不免又想起经常梦到的那幅情景,那轮圆月不知为何,更是让他记忆深刻。

    “三年前的四月份?!”曹沐阳瞬间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惊讶的嘴巴难以合拢,两眼分明前一秒还是两弯月牙,此时却瞪得像粪蛋一般圆润。

    见曹沐阳如此惊讶的表情,楚云辞心中咯噔一声,难道这位曹师兄知晓他的身世?!

    “师兄你可是知晓我的身世?!”

    楚云辞甚是焦急的脱口而出,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捏住曹沐阳的小臂,似乎生怕他下一秒就消失在面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