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三天之下 > 第十七章 找个鸟
    “杜师兄竟然都将‘水纹坠’拿出来了!”

    “是啊!听说这可是当年他参加‘诸峰大比’,获得前三名后去武库时挑的灵宝!”

    “这‘水纹坠’可是件罕见的防御灵宝!看来杜师兄这次是真的不打算善罢甘休啊!”

    “可不咋滴!我听说那只‘青松鸾’可是杜师兄寻了两年多,又守了两年多,最后还是运气好的情况下才获得其认主!”

    “也不知道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真是嫌自己日子过的太安稳了啊!”

    “诶!一说‘水纹坠’我倒想起来了……”

    “想起来什么?!难不成你知道了那‘青松鸾’的下落?!”

    “去去去!别打断我!我是说想起来了‘诸峰大比’是不是也该今年举行了?”

    “你这一说好像还真是,刚好又是四年,不过‘诸峰大比’这么大的事,肯定会提前通知准备的,现在还是把心思放在找‘青松鸾’上吧!”

    “你说的对!若真是能寻到‘青松鸾’踪迹,有了杜师兄那块‘水纹坠’,还怕‘诸峰大比’上拿不到好名次?到时候万一能搏得进武库的资格,那可又是一件灵宝啊!”

    听着身边不管是杂役弟子还是普通弟子都议论纷纷,显然一时间都打算将寻找青松鸾,当做目前的首要任务,曹沐阳不动声色的拉了拉楚云辞衣袖……

    “嗯?曹师兄,你拉我做什么?难道你有线索?”楚云辞又恢复了那幅木讷的神情,呆呆的看着曹沐阳问道……

    此时的曹沐阳简直想把这个呆子揍一顿!

    “想什么呢,我是看你袖口上沾了颗米粒,帮你拈掉。”曹沐阳表情自然的说道,“走吧,咱们也赶紧去转悠转悠,看看能不能寻到些蛛丝马迹。”

    见曹沐阳说完便快步离去,楚云辞小跑两步跟上。

    二人身边的一众弟子此时也都反应了过来,一个个都撒丫子四散而去,活脱脱如刚出笼的猎狗,生怕自己慢了就让别人将猎物抢去!

    见人散的差不多了,曹沐阳拉着楚云辞便径直往住处走去。

    “嗯

    (本章未完,请翻页)

    ?曹师兄,不找鸟了?”

    “找个鸟啊!”

    不消片刻,近乎一路拽着楚云辞小跑的曹沐阳终于将其带回了小院。

    关上院门时顺便四下打量一番,确定附近没什么人的曹沐阳赶紧同楚云辞问道:“昨晚吃完的那些骨头呢?”

    楚云辞伸手指了指一旁,随意堆放的一捧骨头,极其显眼……

    “赶紧埋了!不对!别埋!赶紧都收进储物袋里!”

    还不等楚云辞反应过来,曹沐阳已经慌里慌张的将那捧骨头收拾的干干净净,尽数收进了他不知从哪摸出来的储物袋中。

    这边刚收完抹了下额头的曹沐阳正准备说话,那边两道御风声便近到跟前。

    只见杜远和欧鸿生两人一前一后飞掠而来,楚云辞和曹沐阳二人抱拳唤了声:“杜师兄。”

    “曹沐阳,你刚才一路跑那么快却是往住处赶是什么意思!”杜远一边打量着院内及周围一边厉声问道。

    “我是突然想起来昨天好像在这附近看到了小青,便想着紧忙先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踪迹,省的被别的师兄弟寻到了,那‘水纹坠’不就与我无缘了。”曹沐阳笑嘻嘻的说道。

    接着笑容猛的一僵道:“难不成杜师兄你是怀疑我给小青抓了?”

    杜远保持沉默。

    楚云辞适时开口道:“昨天我也见了,而且当时掌座也在,他还同我说起,说那只‘青松鸾’是杜师兄所养,师兄你甚是喜爱。”

    见这位看上去就老实,师父新收的挂名弟子也这么说,杜远一时也觉得自己太过疑神疑鬼,向曹沐阳抱了下拳道:“对不住了曹师弟,我一时心急,误会了你,还望你见谅。”

    曹沐阳摆了摆手,毫不在意道:“无妨无妨,杜师兄你放心,若是还能再见到那‘青松鸾’,我一定将它给你送去!”

    “那就麻烦曹师弟了!”杜远说完便又向别处寻去。

    欧鸿生见未生事端,同二人点头致意后也随之离去,本来他跟着杜远就是怕他在气头上,万一误会了曹沐阳,两人一时说不清楚又大打出手,届时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好能从中拉架。

    至于怀疑会不会真是曹沐阳干的,他是一点没这方面的想法,不管怎么说,他二人以前也私交甚好,曹沐阳是什么样的人他也自认清楚,虽说性情顽劣,爱开玩笑,但也从来不会过逾过分。

    见两人走远,曹沐阳又伸手抹了额头。

    “可以啊小楚!这回反应够快!还知道搬出来掌座当挡箭牌,你也不是不会编瞎话嘛!”曹沐阳这回是真的笑嘻嘻的说道。

    楚云辞略带无奈道:“我没编……昨天我真看见了,当时掌座也真的正好就在我旁边……不过我说曹师兄,你刚才那么紧张干嘛,杜师兄鸟丢了跟咱们又没什么关系。”

    “杜师兄鸟丢了……这话我怎么听着不是那么对劲呢……”曹沐阳嘀咕道,随后开口呵斥楚云辞道:“怎么没关系!你当你昨晚吃的是什么!不提那青松鸾还好,一提我就猛的一个激灵!我昨晚上要是想起这鸟,打死我都不吃!就这还找鸟呢,鸟都到你肚子里去了,怎么找!”

    曹沐阳说完赶紧又伸长脖子左右张望一圈,见杜远没有返回来,心里松了口气。

    “你是说咱们昨晚上吃的那不知名禽类是那青松鸾?!”楚云辞懵了……

    “唉,真是对不住老杜,还好我反应快,不然看杜远这肺都要气炸的模样,知道了说不定杀了咱俩的心都有。”曹沐阳叹了口气道。

    楚云辞缓了缓神开口道:“那你还信誓旦旦的说找到青松鸾给杜师兄送回去!”

    “是啊,回头下山了再找一只给他送去啊,我又没说是他那只……”曹沐阳没好气道,“我跟你说,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你才吃的,你到时候可得多出点力!”

    楚云辞重重点头道:“那是自然!”

    随即叹了口气道:“不过也不能怪我啊……既不是我抓的,又不是我烤的……唉,这叫什么事儿啊……”一边说着,一边脑海中忍不住又跃出了江铃那巧笑嫣嫣的模样……

    这姑娘,害人啊!

    “但是杜师兄为什么只怀疑你,不怀疑我?”

    “你?不是看不起你,凭你现在的能力,抓的着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