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一辆银色奥迪从苏慕辰眼前疾速掠过。

    光线原因加上速度过快,苏慕辰的肉眼只能捕捉到一个残影。

    然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绝尘而去……

    苏慕辰震惊到失色,下意识追上几步。

    不是专业场地,不是晴天白日,竟然能开出这么极限的速度!

    真的是秦可卿吗?

    苏慕辰倒抽一口冷气,不时又露出一个莫测的笑容。

    “秦可卿,算你走运。”

    ……

    秦可卿加足马力,在一圈半的时候已经逼近王禹哲的车队。

    王禹哲看到后视镜里的银色奥迪,惊诧的表情像见了鬼!

    “不可能!”

    他立刻吩咐下去:“给我拦下顾东庭,绝对不能让他超过去!”

    车队再次变动阵列,纷纷并排。

    把秦可卿的路,堵地干干净净。

    秦可卿没有空当超车,就这样僵持了大概三四里。

    之后她发现,王禹哲从车上洒了一包四角钉。

    足有三十多枚钉,个个钉尖朝上,几乎把路铺满。

    秦可卿低骂一声“毒夫”,快速打弯,侧立、S线,巧妙避开。

    竟然没有一只轮胎中招。

    还好。

    高速行驶中的车辆如果突发爆胎事故,后果,将是灾难级别的。

    王禹哲再看后视镜,正好看到银色奥迪的风骚走位。

    “这……”

    他差点惊脱了下巴。

    那么密集的钉,顾东庭怎么可能全部避过?

    这样的技术和反应,可以说是登峰造极了。

    王禹哲不敢相信。

    他很快调整情绪,咬牙切齿地命令下去。

    “留一个人清理钉子,前面的人继续拦截,不许他胜出!”

    命令下达后,一名车手故意放慢车速,主动退出。

    前面的车继续封死秦可卿,并一直保持这种阵型。

    秦可卿轻蔑一笑。

    这样就想把她拦下?

    简直做梦!

    她快速看了一眼地形,视线盯住右边陡峭的山壁上。

    就是这里了。

    她即刻加速。

    奥迪车带着凶猛的呼啸声,直冲山壁!

    离心力下,车身紧紧贴着近乎直角的山壁奔驰。

    时间仿佛静止。

    王禹哲一脸惊叹地看着那辆银色奥迪。

    它就像一道悬在空中的银链,在黑暗中拉出残影,再以人类的眼睛无法追逐的速度,从天而降。

    在天是仙,下地为神。

    秦可卿在王禹哲车队前面的五米之内落地。

    她的嘴角露出不羁的微笑。

    在丢给他们一串尾气后,扬长而去。

    第二圈,秦可卿毫无悬念地领先。

    她松了口气。

    她终于能知道孩子父亲是谁了……

    但是在跑第三圈的时候,山道上出事故了。

    王禹哲的车,扎上了没被清理干净的四角钉,导致车子瞬间失控,排在他身后的车,一辆接一辆地撞过去,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全军覆没。

    连苏慕辰,都远远听见了刺耳的撞击声。

    秦可卿早就甩开他们半程。

    趁着他们没追上来,她把车停在路边,摘下头盔,再从草丛里扒拉出昏迷的顾东庭,“啪啪”两耳光弄醒,三下五除下地拖上车。

    顾东庭正在懵圈中。

    为什么,头会很痛?

    脸也好痛……

    “刚刚你睡觉的时候有人帮我们赛车,这把稳赢,”秦可卿热心地帮他带上头盔,顾东庭来没来及乐呵,秦可卿冷不丁又在他胸口砸了一拳,帮助他清醒。

    “呃……”

    顾东庭疼地岔气,“我睡觉了吗?”

    秦可卿无视他的痛苦,慢条斯理地解释,“为了不让王禹哲发现,你把剩下的路程开完就行了,美名你领着,没人知道。”

    “哦……”

    顾东庭傻乎乎地应着。

    虽然,他并没有听懂秦可卿在说什么……

    赛程结束,顾东庭一骑绝尘,以绝对实力拿下第一。

    顾东庭和秦可卿到终点三分钟,王禹哲他们还没跟上来。

    倒是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苏慕辰。

    他怎么会跟到这里来?

    苏慕辰把车停在秦可卿身边,看一眼抱着头盔的顾东庭,深邃的眼神透出些失望。

    原来赛车的人是顾东庭。

    “车是你开的?”苏慕辰问顾东庭。

    声音清冷,听不出任何情绪。

    顾东庭眼光心虚地闪了闪。

    但一想到赢王禹哲的事能让他吹好几年,就忍不住认了这事,“对,我开的。”

    苏慕辰点了点头,冷傲的目光又看向秦可卿:“一个女人,跟一群混混赛车,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酷?”

    秦可卿觉得挺可笑的。

    他说就说了,还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吻教训人。

    苏慕辰凭什么教训她?

    她是女人没错,但她可不是苏慕辰的女人。

    “苏总,您管的有点宽了。”

    “行。”苏慕辰爽快应下,然后就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好像从她脸上看到了什么好事,苏慕辰满意地背起双手。

    秦可卿打了一个冷战。

    “人怎么还没到?”顾东庭自疑地往后看,王禹哲那帮人,居然没一个过来的。

    苏慕辰却风凉地说道:“很快就到了。”

    顾东庭根本不认识苏慕辰,自然没给他好话,“这位先生姓董吧?”

    苏慕辰冷笑,“你知道?”

    顾东庭挑衅地看着苏慕辰,“我不但知道你姓董,还知道你大名叫董完了。你知道个锤子。”

    秦可卿无心听顾东庭贫嘴,只是望着身后的山道,脸色凝重。

    “王禹哲他们一定出事了。”

    否则,他们不可能到现在还不回到出发点。

    王禹哲没等回来,秦可卿倒是等到了另外一波人——

    一阵急促的警笛声,由远及近,正朝他们快速逼来。

    “卧槽,警察来了!”顾东庭立马往车里钻,顺便去拉秦可卿,不料手上一空。

    秦可卿步子一挪,麻溜地走到苏慕辰身后。

    “苏总,”她一副无辜的小可怜表情,“我没有赛车,对吧?”

    “嗯。”

    苏慕辰正眼也没看她,拖长声音说道:“果然,有其女必有其母。”

    “要不怎么做母女呢?”

    只要苏慕辰能供她避难,被嘘一下秦可卿还是可以容忍的。

    顾东庭看不下去,暗骂一声“我踏马哔了狗”了,开着车就溜。

    但三分钟后,顾东庭的车被警方当场截获,人被戴上手铐塞进了警车。

    环山路出入口全面戒严,顾东庭来这儿赛过不少几次车,也被追堵过,但这一次警方的阵势可谓空前。

    秦可卿本来也想溜的,但又一想,溜了反而会被当成嫌犯,给自己平添麻烦。

    再说苏慕辰也说她没赛车,她完全可以脱身……

    两名警察看到秦可卿和苏慕辰在现场,立刻赶了过来。

    警察还没问话……

    “警官,需要目击证人吗?”苏慕辰淡淡地指着秦可卿,“我亲眼看到这位小姐,陪同嫌犯赛车。”

    秦可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