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网 > 听天令 > 21 圆觉的诡谲
    第二十一章  圆觉的诡谲

    刚刚还神气活现的一个胖子,转眼之间就成了一张画皮,这样惨烈的画面让在场这些见多识广的修士们都感到了一阵阵的恐惧,胖道人名叫张阔是紫虚观的道人,认识胖道人的都知道他为人虽然嘴碎了些,但是为人还算厚道,就因为一句话死在了明通寺里,说什么圆觉方丈都要给个交代,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先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众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了那个灰雾中的人影。

    站在附近的一名修士抬手就是一枚付骨钉飞向了那道人影,却听到了一声金属撞击的声响,应该是被里面的人用武器打掉了。不过那人影出的灰雾开始下沉,渐渐的露出了藏身于灰雾内的样子。

    “阿,圆觉....怎么会...是你?”海大富首先看清了那人的样子,正是自己认识多年的好友,明通寺的方丈圆觉。

    众人一听海观主所说,立马纷纷注视着雾中出现之人,只见一人赤裸着上身,身体上布满了皱褶的皮肤和萎缩的肌肉,下身穿了一条淡黄色的麻布裤,右手握着一根伏魔九环锡杖,眼神冰冷邪气的扫视着在场的众人,那面容却不是圆觉方丈还会有谁。

    只见圆觉方丈左手一抬,刚刚灰雾所化的黑蛇立刻缠上了他的手臂,蓝色幽瞳看向前方众人,不断吐着蛇芯子,那一身光亮漆黑的鳞片偶尔抬起,露出下面埋藏着的一根根诡异骨刺。距离最近的修士们一看黑蛇出现,十分统一的向后退了几步,手持兵器的人甚至横在了身前做防御状。毕竟胖子道人的死还历历在目,说不怕肯定是不可能的。

    海大富也懵逼了,心想这老和尚突然发了什么疯,堂堂一寺主持,这袒胸露乳的成何体统,这还是自己认识了几十年的老兄弟?这是连脸都不要了?两人从小就认识,后来一人穿了道袍,一人出家为僧,但是友情却是历久弥坚的。

    “圆觉你怎么了,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你可是方丈啊,这成何体统。”海大富急忙就要上前呵斥圆觉。谁知圆觉方丈手中九环锡杖一顿砸在地面。厉声说到:“大富你不要过来,今天只要你不妨碍我,看在多年兄弟之情的份上,我自当留你一命。”

    目光诡谲凶厉的圆觉大师出言呵斥了海大富的行动,同时抬手一指人群说到:“老衲30年的隐忍终于等到了结果的时候,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谢谢在做的各位洛城同道,全力帮我打开了冥路的通道,不然我也不能炼出这条黑水冥蛇。作为回报,我会让你们成为我体内的一部分。

    只见圆觉方丈脸露微笑,脖子轻轻的向右一侧,黑水冥蛇的大口直接咬了上去。所有修士全都吸了一口凉气,心道这圆觉大师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圆觉方丈已经年近70了,从他苍老的面容和松弛的皮肤就能知道,他已经很老很老了。可诡异的是,黑水冥蛇的撕咬并没有杀死他,反而是圆觉方丈的上半身肌肉如同充气一般的渐渐膨胀起来,周身松弛的皮肤突然恢复了些许弹性和光泽,一些老人斑也开始渐渐退却。

    黎箫阳几人也看到了这副诡异的情况,玄河直接就叫了起来:“我去 ,什么情况,韩式整形也不可能有这种效果啊?老魔,这是什么情况阿。”

    “我怎么知道,不过应该和那条黑蛇有关。”

    “这黑水冥蛇古籍上有过记载,居然还真的被人炼化出来了。”说话的人正是齐天宝,他看到圆觉有异后,当心齐佳佳的危险,就过来保护自己的孙女,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张黄色的纸张,随手一翻就变了一只毛笔出来,写上了四大大字“画地为牢”向着天空一撒,顿时化为一个白色光罩落了下来,罩住了身边的所有人。

    “齐先生快请坐,您老知道什么情况赶紧和我们说说,让我们也好能有防备。”黎箫阳看到齐天宝的这手儒家手段,知道老人家实力强劲,学识渊博,所以急忙请教道。

    “你就是佳佳说的纸扎店老板吧,没想到张扬的徒弟这么年轻。”齐天宝和张老道认识,看到黎箫阳便想起了故人,不禁唏嘘了几句。

    “没想到圆觉和尚藏的这么深,居然用了30年时间把从前那条蛇妖炼成了黑水冥蛇,看来他是接受不了生老病死,天道循环,才会以金刚之身侍魔了。这黑水冥蛇本不是天地之物,传说只诞生于冥路,以冥雾化身,并无肉体,喜食活物精血,周身冥气腐蚀性极强,沾身必亡。”

    “又是冥路,这不是和听天令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吗?”黎箫阳心中暗道,这东西和自己居然还有一些渊源。

    “齐先生,那这个黑水冥蛇怎么才能杀死呢?”黎箫阳问了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杀不死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不是说了嘛,他不属于这方天地,又怎么能被这个世界的力量杀死呢?不过根据书上记载,我们儒家的浩然之气可以克制冥路生物,所以我刚刚才献丑了。对了我的云端上应该扫描过这本书了记载,你可以看看有什么能够帮你的。”说着打开了随手的笔记本电脑,登录了自己的云端递给了黎箫阳。

    “谢谢。”

    黎箫阳开始一目十行的看着这本文献,还好字数不算多,30来页几分钟就大概扫了一遍,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不过最后的几页插画倒是吸引了黎箫阳的注意力。画中站着一个面目阴鸷,看不出来是男是女的人物,只见他手中居然抓着一条黑水冥蛇,样子十分的轻松自在,而他的手掌正是如同黎箫阳的噬魔手一般的漆黑无比。

    “噬魔手,听天令,黑水冥蛇,都是出自和冥路有关的事物,应该不是巧合,我要不要试一试呢?”黎箫阳在心中计算着可能性。

    场中,海大富和圆觉方丈正在对持着,不,应该说是海大富正在极力抵抗着圆觉带给自己的压力。

    “周明镜,这到里是怎么会事?白....他当年不是已经被镇压在了地下,为什么会被你炼化成了黑水冥蛇了?你到底瞒着我们做了多少事情?”

    圆觉方丈听后突然大笑起来。

    “周明镜,周明镜,也只有你还记得我的俗家名字,从前白大哥也常常这样叫我,只不过他已经不再了。大富兄,你知道吗?当年白大哥临死前说过一句话:今日我未能正道,只不过因为我的拳头不够大,30年后,我的继承者会完成我未竟之事。之后他便偷偷的把一颗冥路的深渊种子交给了我。所以从一开始我所作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今天,现在我既然打开了冥路通道,炼出了黑水冥蛇,也算是报答了白大哥当年两次的救命之恩,之后我会带着他的意志一路前行,等达到了门内的实力,我会改变人妖之间的相处规则,让白大哥从前经历的劫难不再重演。”

    圆觉神色悲伤,感觉触动到了从前的回忆,只不过海大富听完却怒目而视,冲着他咆哮道:“圆觉,你就因为这个缘由,不惜花费30多年布局,现在还要灭了洛城这一代的修行者,你想过没有这样做的后果吗?你是知道的,国家的相关部门和一些门内宗门要是知道了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你绝对会身死道消的。”

    (本章完)